第13屆卓越新聞獎 :::社會關懷節目獎 :::
詹婉如、劉玉嬌製作的「陽光下的彩虹」

第一集:陽光下的彩虹3-1


陽光下的彩虹(一) 我們十歲! 都有兩個媽(爸)

2013年,臺灣的街頭有兩場與同志議題相關大遊行,一個是連續舉辦十一年的同志遊行,另一個則是堅守一夫一妻的護家遊行。大人的世界或許紛擾不斷,但是,你知道孩子的小腦袋瓜裡,怎麼看同志?這集節目裡,我們將走入臺灣女同志家庭也越洋專訪美國男同志家庭,聆聽同志孩子們的聲音。

◎這樣看同志 小學生:他們也是「人」 
小學四年級的李同學說:『(原音)就不要說因為同志結婚就一直去抗議,不管誰是同志,或者男同志、女同志,不管怎樣,只要他們不要做出壞事就好了。』 陳同學說:『(原音)我覺得可以啊!因為他們不會影響我們的生活及學業進步就好了。』
黃同學說:『(原音)男女有婚姻權,男生和男生、女生跟女生也應該要同樣,男生也是男生,女生也是女生(大家都是人?)對。』
你聽!這些國小孩子像小大人似的,對於同志婚姻頗有自己的看法;或許,你不認同,但是,現在臺灣校園裡陸續出現在同志家庭長大的孩子,他們真實地生活在兩個爸爸或者兩個媽媽的家庭裡。
今天節目裡,我們要請所有的大人,暫時放下心中的標語,「陽光下的彩虹」將帶著您跨過天際,走入同志家庭中孩子的世界。

◎給「妹妹」一個家女同志呵護她長大 

#家人互動現場音#
小翠說:『(原音)不容易啊!這個妹妹很健康。(妳們原本就想要小孩子嗎?)沒有辦法,妹妹是我哥哥的小孩,原來哥哥說幫我顧孩子,給妳保母費一個月一萬五千元,好!就送來了,就像包包一樣給妳,哈!反正我就一面做生意,一面顧孩子。但是,後來就變成我們的,哥哥說怎麼我要給錢?是送給妳們的,哈!現在想想,還好我們有這樣好的孩子。』
在臺灣的高山部落裡,住著這樣一家人!
走出屏東火車站,開始由平地往高山行駛,順著蜿延且有些顛頗的山路,挺進平均海跋約一千公尺的原鄉部落,距離屏東市兩個小時車程的魯凱族部落住著彭哥一家。
看到遠道而來的我們,彭哥立刻開心地跟我們說,她的伴侶小翠拿過模範母親獎狀,而這也是小翠這輩子唯一的一張獎狀。

◎同學好奇 你怎麼生出來的?

妹妹說:『(原音)(這張照片是妳跟誰照的?)這是爸爸、媽媽,這個是最健康的我,因為看起來肥嘟嘟的看起來很健康的感覺,哈!』
妹妹,是一個國小五年級的女孩,而彭哥與小翠就是她口中的爸爸、媽媽,但其實她們是一對在部落生活的女同志。
彭哥:『(原音)小翠喜歡在家裡亂貼,表示有小孩,你看我們的擺設,從幼稚園開始,她喜歡的東西我們不丟,家裡的陳設都是妹妹的作品。』
妹妹的心中,她的家,有愛她的爸、媽,在彭哥與小翠的眼裡,品學兼優的妹妹是她們最大的驕傲。
你問我怎知道?那還不容易,因為到她們家拜訪那天,第一眼見到的就是牆上滿滿的獎狀。
妹妹說:『(原音)(為什麼妳的獎狀都貼在這裡?)因為爸爸、媽媽她們想給別人看到。』
妹妹的獎狀中,不少是作文成績表現優異,於是,她大方地跟我們分享其中一篇,題目是「對我最好的人」。
妹妹說:『(原音)我身邊有很多人,在家對我最好的人,就是最疼我、最愛我的爸爸、媽媽,在家裡爸爸很有耐心地教我寫功課,媽媽會煮我最愛的飯菜,我覺得超級好吃,難怪我會那樣健康,她們是我這一生中對我最好的人,尤其爸爸、媽媽還是我這一生最疼我最愛我的人(同學來的時候,看到妳爸爸會不會問,為什麼你爸爸像女生?)我們班都知道我爸爸是女生,因為我有講過,爸爸去學校同學會看到,他們就會問我,爸爸為什麼是女的?同學也會問我怎麼生出來?我講我是從肚子裡出來的,不然呢?(你會不喜歡別人問你這個問題嗎?)不會!因為爸爸就是爸爸啊!又不會怎樣。(你會問爸爸媽媽這個問題嗎?)會,有時候會問。』

◎面對同學 愷樂:我的爸爸、爹地是Gay

一樣的同志家庭,相同的十歲,住在美國、有兩個爸爸的愷樂也曾經被問到類似的問題,愷樂又會怎麼介紹自己的同志家庭呢?愷樂在接受越洋採訪時,這樣告訴我們。
愷樂說:『(原音)(請問愷樂,你怎麼介紹自己的家呢?)我就說我有兩個爸爸,第一次同學大部份就想,我媽媽死了或者是離婚了(你如何解釋?)我就說我有兩個爸爸,他們兩個是gay(你解釋後,同學反應如何?)有的還是不知道我在說什麼?(這些事情通常會發生在何時?)通常我新到一個地方的時候,大部份就會發生,有時候他們會懂,有些會問怎麼可能這樣子。』
子良爸爸說:『(原音)你講了他們還是聽不懂,因為他們沒有概念,不清楚什麼叫gay對不對?』
對愷樂的同學來說,十歲左右的孩子,很難想像,兩個男生如何共組家庭?如何生寶寶呢?這還是個相當模糊的概念,所以,愷樂就要擔任解說的角色。 愷樂,是個臺灣、美國混血男孩,他知道子良是「爸爸」思鐸是「爹地」,爸爸們相伴將近廿年,愷樂明白,自己是爸爸精子和爹地妹妹捐出的卵子結合而誕生。 愷樂說:『(原音)我的阿姨幫我爸爸們透過人工生殖技術生出我,我的爸爸們相愛,那是組成家庭最重要的因素。』
訪問過程裡,愷樂告訴我們,「愛」對他的家來說是最核心的價值,而我們也相信,愷樂是他爸爸們最心愛的寶貝。
子良爸爸說:『(原音)(愷樂你很酷,接受我們中文的採訪?)他在害羞了,哈!』 與愷樂電話訪問是個很有趣的過程,相信你聽得出來,他很用力地想全程用中文受訪,但是他邊想邊說,邊說邊想,讓身旁,來自臺灣的爸爸子良在旁看得有趣極了!

◎法令保障不周 同志家庭孟母三遷 

為了讓愷樂享有健康的成長經驗,子良爸爸可以說是現代版的孟母三遷,因為,連他們家住哪兒,都是一段深思熟慮的過程。
子良爸爸說:『(原音)一個兩個爸爸的家庭像其他家庭一樣,在親子關係上或教養上都有我們的挑戰及樂趣,最大的不同是我們有兩個爸爸,在法律上還是有無法保障的地方,雖然我們目前居住的這裡已經有法律保障了,像我們住過紐約和紐擇西這些地方都對同志友善的地方,但是,我們不能搬到美國南部去,也沒有辦法搬回臺灣,因為在這些地方還是沒有保障,在沒有保障時,我們生活應有的基本權利就會被影響和剝奪。』
與愷樂和子良爸爸越洋電話訪問時,我們一開始擔心,一連串同志的問題會不會讓小小年紀的他不舒服,結果愷樂的反應自然又直率,反而覺得我們這些大人很奇怪。
愷樂說:『(原音)For what?』
子良爸爸說:『(原音)對他而言,這就是他的現實狀況,他也不認為這有什不對的地方。(反而是我們問愷樂這些問題,他覺得有點奇怪?)有一點怪(不隱瞞有兩個爸爸這樣的事實,也培養他正向的觀念,你認為對教育同志的孩子有很大的幫助嗎?)是,我覺得這是很重要的原則,你從小教育孩子給他正向的思考方向,你也可以從愷樂的回答看到他覺得很怪,你們為何要問我這樣的問題。當然,他也瞭解社會對同志的歧視問題。』
子良爸爸從來不對孩子掩飾,如今的愷樂是個正向陽光的孩子,他會講中文、英文、西班語三種語言,還擔任紐約兒童獨立報的小記者,去年他完成一篇多元性別的報導。
#妹妹歌聲#
今天的節目當中,我們拜訪兩個同志家庭中的孩子,都是十歲左右,一個生在美國,一個生在臺灣。

◎面對外界疑慮 同志孩子需要時間

不可諱言,同志家庭裡的孩子離開家庭的保護傘後,還是得面對外界,當孩子上學後,同志父父、母母又該如何向老師說,家裡的情況呢?
彭哥說:『(原音)學校的曾主任從小就帶妹妹,從一年級到現在,她很能體諒妹妹,我們把一切的事情都告訴她。』
對於同志的孩子校園適應狀況,我們也到國小找妹妹的老師-曾主任。
曾主任說:『(原音)妹妹很成熟,她不會主動跟其他同學提到父母親,其實,我感到她很敬愛這兩位同性的爸媽,她跟我講一定講爸爸、媽媽,而且她覺得這也沒有什不好,如果有同學開啟這樣的話題,她會沉默,而且如果是對她父母不利的話,她會出來反駁,因為她覺得不論父母是不是同志,她都很能接受,所以,她不在意同性或異性,因為她認為,我主要是得到她們很多的關愛及照顧,這是她比較不會受影響的地方。』
妹妹是小翠的親人無力扶養的小孩,但是,彭哥和小翠用愛將她養大,當然,也因為這樣的愛,讓妹妹有能力面對外界的眼光;不過,談到未來,曾主任有點擔心,不知道妹妹離開部落去平地讀國中後,是不是會遇到同學的為難呢?
看著妹妹長大的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秘書長吳紹文,外界要給同志的孩子多一點時間。
她說:『(原音)我非常確定很多同志家庭的小孩對自己家庭的理解是沒有問題的,只是他們還在想要如何跟別人講自己的想法,妹妹是第一次接受採訪,開始有外面不認識的人問她這件事,以後還會有人問她,而且是愈來俞多人,對妹妹雖然有點不忍心,但至少我們選擇是友善的人去問她,讓她學習如何跟別人講。』 這是在臺灣的情況,那美國呢?
子良爸爸說,他也很小心,不論是在幫愷樂找學校或找醫院的時候,都會先跟對方說明自己是同志家庭。
子良爸爸說:『(原音)他比較小的時候,外人的眼光比較多,因為我們兩個都會很顧他,在臺灣,我們受到的異樣眼光比較多一點,我們通常會想,他們很好奇,走在路上會盯著我們一家三口,思考這三個人究竟是何種關係?我們其實已經很習慣了,我們就像個活教材,走在大街上讓你們去瞭解。』

◎我會挺身而出 當同志家庭的同學被欺負 

接下來,我們再拿著麥克風走到臺北街頭,去問一些國中、國小孩子,他們如何看待同志或同志的孩子?
王同學說:『(原音)(你為何來參加這個活動?)我只是單純支持一夫一妻、一男一女,我覺得這才是真正幸福的家庭(如果,他們的爸爸媽媽也很愛他們的小孩,是不是也會很幸福呢?)雖然愛他們的小孩,但我不覺得孩子會得到真正的幸福。』
林同學說:『(原音)我覺得同性戀家庭的小孩到學校,還是會有一點被歧視,雖然大家知道不要去歧視他們,但是,還是難免被這樣看待(你會歧視他們嗎?)不會!因為是他們爸媽的決定。』
這天自由廣場,正在舉辦支持一夫一妻的群眾聚會,在群眾裡有些國中國小的孩子,他們普遍認為同性家庭的組成怪怪的,不過,當我們再進一步問,當同志的小孩被歧視時,怎麼辦?這些孩子其實願意挺身而出,幫助被欺負的同學的。
李同學說:『(原音)我會跟同學講,如果你自己的爸媽是同志,換我們取笑你會有怎樣的感覺?』
黃同學說:『(原音)(如果你同學的爸爸是女生、媽媽是男生,你會覺得這個同學很怪嗎?)不會,因為是他的父母是同志,並不是他自己是同志,所以,我們沒有必要覺得他很怪,更沒有必要去欺負他,而且就算連他也是同志也沒關係,因為同志就是同志,他也是人!』
吳同學說:『(原音)我覺得同志結婚也不是我們的事情,我們可以問他們說,你們過得怎樣?我們會安慰他,如果被嘲笑,你爸媽是同志,我們可以跟他講你不用去誤會他,他們爸爸媽媽相愛是爸媽的事情,請你們不用管他(你會站出來幫他?)對,因為如果我爸媽是同志的話,可能我也會被欺負,所以,我會站在他的立場想,也會去告訴老師,請老師幫忙。』
聽到這兒,你是否跟我們一樣,發現原來校園裡還有不少小天使呢!如果有這些天使朋友,一定很棒。
這集節目裡,我們走入臺灣部落裡的女同志家庭也越洋專訪男同志家庭,希望讓您能聽見同志家庭裡的聲音,如果對本集節目有任何想法,歡迎上「陽光下的彩虹」臉書紛絲團留言,我們將繼續拜訪彩虹家庭,聽見更多同志孩子的聲音。
(END)

第二集 第三集 TOP
 

102y-1102y-22014-12014-22014-3